详细信息

本文为机器人TV原创,除非有特别说明。如有疑问,请联系我们

相关视频内容:央视新闻联播特别报道:新松——迈向世界的中国机器人!

曲道奎常常会有紧迫感。他清楚,即使新松已是全球市值排名第三的机器人企业,却离真正的世界第三还有距离;他也很清楚,随时被超越几乎是高科技企业的宿命。

但他不会恐惧。作为新松机器人自动化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新松”)总裁,曲道奎对机器人产业所处的阶段、发展方向以及新松该往何处去,有清晰看法。“我只看未来,不看过去。”

曲道奎与新松机器人

成立于2000年、上市于2009年,如今的新松产品线涵盖工业机器人、洁净(真空)机器人、移动机器人、特种机器人及智能服务机器人等多种系列,市值已达350亿。其中,工业机械手新松是国内龙头,AGV(即自动引导车)全球领先。

去年开始,新松加大对服务型机器人投入,并向市场推出智能送餐机器人。“大力发展服务机器人时机已到,接下来我们会加大投入。”曲道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。

他同时提出,要注重服务机器人市场爆发后的安全问题,全球制定新法规。“服务机器人是处在物联网环境下的,链接的是整个环境,和人紧密接触,这其中的犯罪导致财产环境乃至生命危险的。”

  服务机器人爆发后网络安全问题

记者:你如何评价现阶段机器人的智能化程度?在智能机器人领域,全球的基础都不算强,国内机器人企业面临的环境是怎样的?

曲道奎:虽然技术不成熟的方面有很多,但是现在对于机器人产业来说,是一个很好的起点。实际上,机器人现在处在一个山底。

大数据、云、智能传感等技术虽然不成熟,但相比于过去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虽然现在的产品不能和人类一样,但是智能化程度在提高,市场需求也在增长。

此前市场偏向于大批量生产,但现在不是了。每种技术的发展都与时代有关。对于国内市场来说,现在是趋势方向有了、节点也到了,技术需要大的创新突破,模式也需要变化。

我认为中国从来没有面临过这么重大的机遇,但反过来说也是潜在危险。在之前的环境下,依靠制造可以在全球市场分得一杯羹,但以后的时代是网络经济,全世界都几乎是透明的,单单依靠老的思路是无法继续分羹的。国内企业没有选择,只能创新。如果技术没有创新突破,产品就会没有竞争力,面临卖不出去的局面。

记者:在这样的环境下,新松的发展规划是怎样的?下一步的计划是怎样的?

曲道奎:我们现在不考虑为什么要做,只考虑怎么做,以及做的速度是不是和别人一样快。

机器人所处的领域属于高科技行业,在这样的行业里,没有什么是值得炫耀的,今天是冠军,明天就有可能被超越了。比的也不再是绝对速度,而是相对速度。索尼、诺基亚都经历了这样的变革。

机器人行业的整体发展趋势就像波浪,如果离开了潮流就会赶不上,我们必须要在潮流的前端,不能让自己下来,要当一个弄潮儿。对我而言,我知道未来的趋势是什么,方向是怎样的,而怎么走、用什么方式走,是新松的团队一起决定的。

作为管理者,我最大的优势是用人,并相信团队。新松有2000多人的技术团队,技术强大是国外企业对新松惧怕的原因。

对于工业机器人,我们会继续大力投入,积极升级产品和技术。现在工业机器人的抓取、定位、识别都是新兴技术,控制系统也需要继续研发。服务机器人的投入虽然目前不如工业机器人大,但是已经有了很好的开端,接下来要加大力度发展,全面走向世界。

另外,我们还要重视服务机器人需求爆发后的网络安全问题。服务机器人是处在物联网环境下的,链接的是整个环境,和人紧密接触。互联网产生的安全问题是数据和信息丢失,而物联网环境下的犯罪是可能导致财产环境乃至生命危险的。

这不是哪个国家、哪个公司的问题,需要全球制定新法规,包括无人驾驶都可能产生这样的问题,而机器人首当其冲。

机器人要进入“软时代”

记者:业界对于服务机器人的呼声越来越高,新松最近也展出了一款送餐机器人。对于服务机器人,新松是不是在加大投入?

曲道奎:是的。服务机器人我们已经研发七八年了,但此前一直关注的是基本技术,比如人机交互、导航等。经过长时间的积累,我们突破了一项核心技术SLAM(即时定位与地图构建),它可以让机器不需要指引,自我识别周围的环境。在这项技术之前,服务机器人还基本相当于是“盲人”。

在此基础上,我们从去年开始把产品推向市场。产品什么时候进入市场,这个很关键。太早市场可能不接受,太晚又会滞后。我们注意到服务行业的人口结构在变化,招工遇到很多问题,很多人不愿意干这一行,用人需求在扩大。在需求和技术成熟的两个前提下,我们推出了服务机器人产品,市场反响也很好。

记者:你怎么看待服务型机器人这个领域?新松对这块的发展规划是怎样的?

曲道奎:在技术成熟和市场需求的基础上,我认为大力发展服务机器人的机会已经到了,我们也会加大投入。

从宏观来看,服务机器人比工业机器人的市场大太多倍,但它的爆发不是线性的,在某一个点都可能爆发。这与工业机器人不同,工业机器人和国民经济体量有关,需求是固定的。而服务机器人是不可预测的,可能今年只卖200台,明年就能卖2万台。

服务机器人的前景是绝对被看好的,但是路径还不清晰。哪一块会成为那个大的市场,大家都还在探索。到目前为止,大家都还看不清在哪个细分领域爆发,只知道养老机器人、康复机器人等这些种类的需求可能会很大,但市场什么时候启动,盈利模式是怎样的,这些都需要探索。

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市场爆点来临之前,把技术基础打牢。现在技术基础还是很薄弱,计算能力不够、传感能力不行、云技术和大数据都不成熟,而没有这些技术,服务机器人是不可能真的发展起来的。

记者:对于机器人的概念现在依然有争议,有很多产品依旧属于机器或机械类,并不是真正机器人。你如何看待这种现象?

曲道奎:是的。实际上机器人和人一样,有一个成长过程,前期可能的形态是机器人系统,在整个体量中,可能10%是机器人设备,90%都偏向于系统。以后这个比例会变化,变成一半一半或更多。

现在这个时代,已经到了一个机器人向人转变的时期,机器人要进入“软”时代。这个“软”不是硬件、软件的意思,而是智能化、云技术等。机器人的智能化需要被实现,而不只单单是一个设备机械而已。

另外,达到向人转变,需要技术的支撑,相关配套的技术都需要成长。很多人问我,机器人发展几十年了,为什么还是机械手臂。我的回答是,现在不可能做得跟人一样,因为我们现在什么技术都没有。没有材料、没有传感、没有云等等。只有这些技术都一起发展了,才会有一个这样的形象出现。

记者:资本市场对于机器人向来是比较热情的,从投资角度看,你的建议是?

曲道奎:资本市场的追逐我认为是合理的,它追逐的是未来。而我们认为机器人必将改变制造模式、战争模式,重塑生活习惯。现在的机器人产业和比尔·盖茨进入计算机系统所处的时代太像了,未来的市场一定是巨大的。

每天来机器人TV
打赏作者


评论已关闭。